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9 15:10: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遥,不可及
  4. 第一章 智与愚与忠

第一章 智与愚与忠

更新于:2017-08-25 16:36:34 字数:2964

  金戈铁马,血染长衫。

  战争或许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多莱特公国。边塞:伊萨城。疲惫的王子久遥率领着残存的久门九卫固守着残破的城池,景色一片狼藉。

  白寒:“太子殿下,相信我一次?!?p>  “我知道白家世代忠良,不过此乃危急存亡之时,还是等你父亲白庭或者你哥哥白炎来吧,此时此刻,非同小可,稍有不慎,全军覆没啊”

  白寒一脸的无奈:“城中粮草不多,就算我白家千里来援,只怕也带不了几多粮草,必须出奇制胜,全军虽不可出城,但若是……”

  久遥一脸的不耐烦,心中忍不住嘀咕:一个废了10多年的小屁孩,还在这里跟我谈什么带兵打仗,滑天下之大稽,不自量力。不过白寒毕竟是白家次子,即使不得宠,兵祸年代,还是应该安抚:“不是本王不信任你,只是你体质孱弱,又从未带过兵,虽说从小饱读诗书,熟读兵法,可毕竟才16岁,再去历练几年吧,等你18岁成年,本王一定赏你一支精锐之师让你驰骋疆场”心中补上一句:马革裹尸。

  “哎,好吧,太子殿下保重身体,白寒告退了?!卑缀傲斯笆?,退了下去,一脸黯然。

  难道真的不应该隐瞒我的体质么?多事之秋,战火熊熊,好想做些什么。我的韬光隐晦真的有意义么?三弟,你又在哪呢,何时我才能光明正大的追求我所追求的。

  “报!白炎将军带领白家军已在30里外出现!”

  白寒一楞:白炎来了?白寒捏了捏拳头,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转身走向久遥行拳礼:“太子殿下,我大哥率兵来援,可否让我协助大哥,出谋划策,做个小参谋?!?p>  久遥此时正心情大好:“准请!去吧!”

  “得令!”白寒兴奋瞭望着明明远在30里外无影无踪,却好似已经近在眼前的白家军,心中忍不住充满着期望:希望,我的决定,是对的。

  …………

  “冲出去?仅仅包围要塞的敌军多达3w,我方加起来只有区区1w的兵马,拿什么冲?怎么冲?“由不得久遥不犹豫,19岁的他已经经历了1年的频繁战事,虽说比不得军魂白家,可也算是一个良将了,如此时刻,恐怕并非冲出去的最佳时机吧,何况久门九卫多战已乏,白家军又长途跋涉,他实在是不理解白炎的心思。

  “我不同意!白炎,你知不知道,此刻大军的状态有多……“白寒话没说完。

  “我的二弟,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别以为给你个参谋你就能胡说八道!知不知道什么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我们的粮草只够支撑7天了,城里的百姓也已经全部撤离,再不想办法烧掉他们的粮草,他们围而不攻,我们就得不战而败!“

  “那也决不能是现在!我告诉你白炎,别以为你仗着白庭是你父亲你就以为全世界都会按照你的思路来!”白寒已经顾不得嘲讽,他从没想过白炎来了之后的第一道命令居然是冲出去!疯了么?

  “首先,我是你的大哥,白庭是你我的父帅!其次,我说过,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你!”

  “来人!带我二弟回账歇息。你这个参谋,挂着镀个金就行了,还真以为自己能指点江山?简直就是笑话!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滚!”

  白寒的拳头捏的发白,最终还是没有反抗,任由护卫将他带了出去。

  久??丛谘劾?,心里也是犯嘀咕:这白炎行不行啊,盛传白炎深得白庭真传,带兵如神,兵风稳若泰山,不知道,本王到底该信他还是不信他。

  白炎看出了太子久遥的犹豫:“太子殿下,我白炎虽然只有22岁,可东征西站也有4年有余啦,自我18岁成年以来,虽不是每战必胜,但也从未大败,带兵向来是稳中求胜??芍夭』沟孟潞菀┌?。不要怪微臣多嘴,太子殿下有些优柔寡断了。这话虽不中听,可白炎拳拳之心天地可鉴?!?p>  “无妨,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嘛。也罢,本王就给你这个权利,白狼侯听宣:兵元历9983年11月31日,太子顺英王久遥特指白狼侯白炎行太子权,掌管久门九卫全部事宜,除我父王外,无人可调?!?p>  “臣,白炎,叩谢太子“白炎以半跪礼受完封宣:”太子殿下,既然您已经放权,全城上下也尽在我手,那么,我就下命令了?!?p>  “当然,从我开始,此刻起,这里所有人,都得听你号令,而我,是你的副将?!?p>  “好!来人,率一部百人精锐,护送太子殿下回朝?!?p>  嘭。一根铁链凭空出现,轰的砸在地上,片片龟裂:“白炎你敢?!我是让你带兵的!不是让你来教我怎么当逃将的!“

  “恕臣无理,国不可一日无君,亦不可一日无储。当今陛下已80高龄,又身无修为,60多岁才有了你这么唯一一个王子,说句不好听的,若是哪一天陛下龙御归天了,还得靠太子殿下主掌朝纲,你如今带兵在外,与御驾亲征无异。臣等,恭请太子殿下回朝?!?、

  ”臣等,恭请太子殿下回朝!臣等,恭请太子殿下回朝!“周围的文臣武将反应很快,附和着白炎。国王如今年迈,有些昏庸了,太子殿下不能有事!趁着城未破,后方安全无忧,此刻必须让太子殿下回朝坐政。

  久遥的次元兵刃无风自动,围绕着他上下翻滚时长时短,当真是骇人无比,偶尔铁链末端抽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火星,刺啦刺啦的让人心惊胆颤,这久遥,可不是个弱主,尤其是现在年少气盛,又想建丰功伟绩,很是鲁莽。白炎此次如此作为,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好。好的很,白炎,我还真是小瞧你了,我久遥今日要领教一下,你到底让我怎么回朝!听说你是白家唯一一个次元斗者,你我二人今日就比试一番,打赢我,我就回朝?!?p>  白炎毫不畏惧:“太子殿下,微臣不会是您的对手,微臣不敢是您的对手,微臣认输。但,你依然要走,否则,我白家军宁可这城池不要,宁可城后百姓不顾,也要保国之脊梁,你将来定是个能征善战的明君,就等陛下龙御归天你独掌朝纲了,微臣,绝不容许你出事!“

  我就知道,白炎,你果然还是我白家的人。感觉有些不对的白寒早就躲在太子帐不远处,里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冲出城是昏招,逼太子回朝却是国之大策。白庭还真是教出了一个好儿子。

  听到了这里,白寒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只要太子不死,一切,就都还有希望。至于太子久遥拒不回朝,这根本不在白寒考虑之内,白炎乃白家百年之才,一身武艺绝不是久遥能抗衡的,22岁和19岁,对次元斗者来说,足够差出一个大层次,久遥即使是天纵之才,也绝非白炎对手,何况,久门九卫早有带太子脱险之心,如今又有白家军在侧,由不得他久遥不走。

  至于这场战争,毕竟还不会让多莱特一溃千里。一人之愚,不足以决城败;一城之败,也不足以定衰亡。

  而白家,两百多年来,生子必孝,成臣必忠,不是一句空话。

  …………

  久遥太子最终还是走了,五花大绑,飞兽行宫。虽是一脸怒气,却也架不住百名好手一旁看管,毕竟19岁的他,即使兵刃在体,也不足以对抗一百名忠心耿耿一心护主的久门九卫。

  当真要出城么?白寒看着头顶的恢弘城墙:伊萨城,毁于白炎之手,你会不甘么,多莱特,你的?;ど∫寥鸵龅塘?。白庭,来管管你这个好儿子??!

  入夜:

  “人衔枚,马裹蹄。发出声音者,杀无赦!“白炎压低声音,对着部下吩咐道,顺手摸着自己的赤棕兽:”伙计,别怕,让敌人的头颅,踩在你的脚下?!?p>  白寒看着身边的两个不知道是护卫还是监视的人,颇感无奈: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跟我玩内战,我的身体年龄才16岁啊,至于派两个中级剑士看着我么。也就只有你白炎对白家大权感兴趣,我无心权位,三弟白展痴迷商道,你到底在防什么?白炎,我到底该感谢你架走太子还是应该嘲笑你杞人忧天?

  智慧?愚蠢?忠诚?到底你是怎样想的?我是没看透你,还是你别有所图?

  但愿,是多虑了吧。

甘肃快3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