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6-04 09:32: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进击的妖族
  4. 第一章 开始

第一章 开始

更新于:2017-03-14 10:32:13 字数:4313

字体: 字号:
  第一章

  初五日,清明,每年的这个时候,天上都会下起小雨。每次下完雨,大雪山都会发生雪崩。

  每次雪崩后,都会有一个男人,静静的坐在山下的一间小酒吧,每次来,他都会叫上一瓶度数最高的二锅头,喝一半,留一半。

  那剩下的一半瓶酒,每次都会被他倒在面对大雪山的位置,他都看着大雪山出神,然后讲着他那已经讲过无数遍的故事。

  今年,他又来了,还是那样,裹着一身老旧的皮袍,带着漫天的风雪,来到了这个小酒吧。

  老规矩,他坐在最靠近窗户的位置,因为那能看到大雪山的山顶。而我也每次都在他坐下之后,熟练的将已经被烫好的酒端上去。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这个酒吧的,只知道他在我爸爸还是这个酒吧的主人的时候,就一直在了,每次都是带着满身的风雪与破旧的皮袍喝酒,而且每次喝完酒,都不会给钱。

  后来我爸爸死了,酒吧的主人变成了我,他还是那样,每年的这个时候来到酒吧,带着那破旧的皮袍与漫天的风雪。

  现在我也老了,他却还是那个样子,年复一年在这个日子来到这里,来到这偏僻而又荒凉的酒吧,他的样子似乎始终没有变过,始终是那副历经沧桑的模样。

  每次来他都会讲着同一个故事,今年,也不例外。

  他说,从前这个世界有一个叫做妖族的种族,他们奴役着所有的种族,包括人类。

  他说妖族都是天生拥有黑色的翅膀,天生肉体和钢铁一样坚硬,天生就拥有呼风唤雨,开山裂石,几乎不死不老的能力。

  我说您老都这么大了,肯定见多识广,肯定见到过妖族吧!或者说难道您老就是妖族?

  没错,在他面前,我的确很幼稚,辈分和他相比差了一个档次。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想要讽刺一下他。

  他愣了下,笑了笑,他说他也没有见过妖族,他说妖族早在几千年前,就消失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妖族亲手将他们的未来埋葬了。

  我要求他和我详细说一下,虽然不信,但是就当是听神话故事也好。

  每次我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都会笑笑,然后不再说话,但是这一次,他开口了。

  他说那时候妖族出现了一个异类,作为妖族的皇,继承了妖族高贵血脉的一位妖族,却希望各个种族平等相待。

  那位妖皇为了他的梦想,在支持他的人的帮助下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妖皇的帝国境内,各个种族平等相待,和平安定,那个时候,是人类最幸运的时候,因为人类那个时候最弱小。

  妖皇的做法,触怒了整个妖族,他们与妖皇建立的帝国开启了战争,覆灭了那个帝国,那位妖皇,也被其他三位妖皇联手钉死在极北冰原上。

  “可悲的妖皇?!?p>  我说,他没有看清楚当时的情势,一己之力想要改变当时这个世界的格局,可悲而又可笑。

  他难得的有了脸色,他有点愤怒,说不是的,因为他的下属背叛了他,让他的实力大损,不然的话妖皇是可以战胜其他三位妖皇的。

  我说那又能怎么样?难道各个种族真的能平等么?弱肉强食,从来都是铁则,直到现在,人类天天喊着种族平等,可是他们每年杀的动物还少了么?

  他不说话了,只是一口口的喝着他的酒。

  但是很奇怪,这一次他没有离去,喝完酒后,他在我这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带着把刀子,上了大雪山。

  ?三天后,他回来了,带着漫天的风雪与破旧的皮袍回来,他脸色很苍白,像是大量失血一般,他的衣袖带着斑斑血迹,眼睛却带着异常的兴奋。

  他叫我搬走,他说三天后会发生大雪崩,会湮没这个雪山脚下,我笑了笑,敷衍着他,没打算相信。

  他也不多说,只是叫我再烫一壶酒给他,这一次,他全部喝完了,他说叫我帮他找个地方,他要把自己埋葬。

  我笑了,我说我这间酒吧就是风水宝地,你不是说会有雪崩么?刚好大雪来了,连埋都不用了。

  他自嘲的笑了笑,说也是,他给了我一个血红色的十字架,说是酒钱,让我好好保管,如果能够找到有缘的年轻人,就送给他们。

  然后他就进了他的房间,一间我堆放酒的地方。他说让我一定要相信他三天之内搬走。他的语气很坚定,这一次,我动摇了。

  第二天,我推开房门,打算去看看他,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只看到一只三米多长的黑狼躺在地上,已经死了。

  这应该是山魁吧?我想着,老辈人常说山里有精怪,以前我还不信,可是这一次,我信了。

  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带的,唯一有的就是这家小酒吧,收拾了一下衣服和一点钱财,我匆匆的离开了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

  两天后,仿佛地震了一般,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我看着以前那巍峨的大雪山的崩塌,大片大片的雪将整个山脚淹没。

  我庆幸自己的选择的正确,带着为数不多的钱财和那个血红色的十字架到处流浪。

  后来,我碰到了一对年轻人,他们才刚刚结婚,正在渡蜜月,女的已经怀孕有两个月,我感觉到这就是我要找的有缘人,便把血红色的十字架交给了他们。

  一年后,很奇怪的,我再次碰到了他们,他们抱着一个男孩子,在晒太阳,男孩子的脖子上,挂着那个血红色的十字架。。

  天上的乌云开始不断的堆叠,孔煦坐在教室的最左边靠窗的位置,高高摞起来的书以及故意留长的头发遮住了他大半个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数学老师喋喋不休的嘴巴,摆出一副极其认真的模样——如果不是书堆下方不断活动的手指出卖了他的话,谁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好学生。

  其实孔煦自己心里清楚,自己不过是一个学渣而已,作为一名文科生,六科总分没有超过一次400分的男人,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这个省重点示范高中的学生,但是……也无所谓了,学渣就学渣吧!

  天色已经变得昏暗,数学老师的嘴巴似乎永远不会停歇,而且也不会干燥,其实孔煦倒是很想某天这个老师因为嗓子原因一天不上课,自己就不用再和阿拉伯数字家族打交道了,没有什么椭圆双曲线,没有什么数列次方根的生活,一定是很美好的!

  教室的灯已经打开,节能灯白色的光芒看起来有点晃眼,孔煦的精神有点恍惚,对于他这个数学打初中起就没及格过的人来讲,听课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奢侈。

  昏暗的教室外面与亮堂的教室内形成鲜明的对比,骤然间,一声巨大的闷雷声响起。

  “咔嚓!”一道闪电划过黑暗。

  “嘭”没有任何预兆的,教室的灯灭了,瞬间一片黑暗,只有窗外不时划过的闪电才能带来一丝光明。

  听着同学的欢呼声,孔煦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微笑,终于可以享受片刻的安宁了!

  不多时,有人通知说是电路被雷劈坏了,估计一时半会修不好,于是在大家的欢呼声中,数学老师难得的提前下课。

  孔煦无所谓的拎起自己的书包,长长的背包挂在右肩上,配合他脸上一脸懒散的表情,让人感觉不到一点有关他名字的和煦与阳光。

  “看这架势又要下雨了!”孔煦嘟囔着,略有几分不爽,因为自己衣服难得洗,随即又洒脱了,反正始终都是要换的。

  他背着书包,寸衫的扣子解开了一个,露出了里面的一个血红色的十字架,他懒懒散散的走着。

  “喂,等会?!?p>  一道声音从背后叫住了他,他转身,露出牙齿笑??醋乓桓雠⒈谋奶墓?。

  “你没带伞么?”她问。

  “咳咳。。伞那东西嘛。。我从来都不带的。?!?p>  “是吗?那和我一起走吧,我带了哦!”

  “这。。不太好吧。?!?p>  即使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激动了,但是脸上仍不动声色。

  “有什么不好的,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真是的,走吧!”

  “好吧。。我吃点亏吧。?!彼敌?。

  “嗯?”女孩用一种疑问的眼光看着他,故意把语音拖长了说。

  “咳咳。。没什么。。你刚刚什么都没听到。。这是你的错觉?!?p>  “好吧?!?p>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点微妙,大雨淅沥沥的下着,伞下,孔煦很是享受着这环境。

  出了校门口,风渐渐的有些大了起来,让人觉得有些生冷。

  “我来打伞吧!”

  孔煦笑着从女孩手里接过来雨伞,毫不犹豫的将大半放到了女孩那边,泡妞,这是一种态度,无时无刻要把妞放在第一位,网上说的话孔煦还是蛮赞同的。

  而且看起来也蛮有效果,看着女孩那有点红的脸庞,孔煦暗笑,这个时候,他觉得很幸福。幸福得忘记了一切。

  可惜幸福总是很短暂的,一个声音打断了这有点旖旎的气氛。

  “呦呵,小子混的不错啊,竟然还有女朋友?!?p>  一道很嚣张的声音传来,孔煦扶额,这个时候果然和小说里写的一样,会出现龙套人物。

  一个头发染成金黄的年轻人半裸着衣裳从街角过来,他裸露出的皮肤露出了一道道青红色的纹身。

  “你先走吧,这里的事我会解决的?!?p>  孔煦将伞还给女孩,他招来一辆出租车,二话不说的将女孩推进车里。

  “哎。?!迸⒔辜钡匚柿艘痪?,就被孔煦打断。

  “什么都别问,等会和你说。先走就是了。。司机,传奇路29号,速度。?!?p>  他飞快的付了车钱,转身,向着女孩摆摆手。

  “你小心点啊。?!迸⒌纳羲孀欧伤俚某鲎獬刀魇?。

  “有事?黄毛?”孔煦毫不客气的问。

  “动作挺快啊,这么快就将你那小女友送走。道上规矩,我们不会动他,你跟我们走一遭吧,有些事得好好谈谈?!?p>  他把好好俩个字咬得挺重。

  “带路!”孔煦走得蛮光棍。

  黄毛几人围着孔煦,他们向街边的一家饭店走去。

  他们随意的点了餐。就开始了正题。

  “说吧,你上次打了我的人,这笔账怎么算?”黄毛毫不客气的问。

  “还能怎么算,他敢动徐茹,我就动他,哪只手动废哪只手!”

  孔煦的回答也毫不客气。

  “这是不给面子了?!”

  “我觉得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起码你现在还能在这里站着和我讲话,而不是躺着!”

  “老子知道你能打,所以这一带的人都给你面子,可是面子是需要相互给的,你要是打了我的人,我不管,你叫我面子往哪放?”

  黄毛口气有点软了。

  “你tmd还知道老子能打?”孔煦还是那样的强硬。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就是我的原则,过了也有几年了,你们也知道我的脾气。叫你那兄弟下次小心点,反正老子一个人,不在乎和你们闹大??此滤?!”

  “不说了,走了。你要是非要个交代,对外就说这顿饭是我请的。就这样了?!?p>  他大摇大摆的走了。随手钻进路边的一辆出租。

  “大哥,他也太嚣张了吧!”一个剔了光头的年轻人不忿?!耙桓鲅?,弄死他不说分分钟的事?!?p>  “你tmd找死别带上老子!”黄毛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弄死他?这个城市的帮会有这想法的都已经彻底的关闭了,以前的黑龙会够强大吧?但是黑龙会的老大被被他一个人连带一条狗一夜之间全家杀了个干净。这次能这么解决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虽然我们不在乎和他硬拼,可是老子还不想损失实力。也就你tmd傻b,去动他的人?!?p>  “他一个人?”光头惊讶了?!罢庠趺纯赡?!”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草蛋,所以这次明面上来说是我们找他,所以老子架子摆得很足,但是其实是老子来保你这小子的命的,他要是非要和人拼命,你小子这准备去见阎王去,没有十几个人根本就扛不??!”

  “算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走吧,对外就说这顿饭是他请的?!?


每位热爱阅读的朋友都值得珍惜 ……

所以我们为您准备了更多精彩小说,多种阅读模式,无广告,送书券

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51云阅读”。

字体: 字号:
甘肃快3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