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3-31 03:18:1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出云传
  4. 楔子 殇阳

楔子 殇阳

更新于:2017-10-04 07:24:01 字数:3220

字体: 字号:
  黄昏。

  残阳坠入远处地平线上半轮,另一半赤红如血昼,天边的火烧云浓重而厚实,像是一大块烧的通红的烙铁,压抑的人喘不过气。

  干裂的平原上布满沟壑,野草焦黄的根茎露在硬土外面,黄沙飞,吹起道道龙卷,也卷走了遍地杂草。

  黄昏在上,荒原在下,一骑绝尘而来,大旗竖在中央。

  旗杆是浓郁的黑色,旗面青色打底,花边是锯齿状的锋沿,中央绣着古朴的大字“殷”。战旗难免染带上硝烟的气息,旗帜上血迹斑斑,还有烽火灼烧过的痕迹。

  风吹着大旗“冽冽”作响。

  骑士胯下的骏马一刻也不停歇,身上落魄的甲盔冰冷,坚硬,沉重的成了累赘。风遇孔则入,能抵抗漫天箭雨也不能阻拦风的去向。顺着领口,袖口和胸甲的缝隙钻进去掠夺他最后的温热。

  大风吹着睁不开眼,脸被打的生疼,嘴唇冻的青紫,握着旗杆的手已经麻木了,上面粗壮的骨关节嶙峋。

  马儿渐渐脱力,纵使是日行千里的绝世良驹也不能连着跑三天三夜,腹中饥饿没有进过一点食,寒冷与饥饿让他难耐。

  风依旧吹,他只能眯着眼睛探寻沿途的方向。

  “嗖!”

  是箭出弦的声音,骑士惊恐,望向四周想要找到箭的踪迹。

  箭从正前方射来,借着风势,眨眼就到了跟前。他已经看见了箭尖散发着冷冽的寒芒,可是却像死神的镰刀一样无法抵抗。

  “嗷!”

  凄厉的吼声划破长宵,像是一只濒死的野兽,骑士颤抖着,用尽最后的力量将大旗插进脚下的硬土里,人却半跪在地上慢慢倒下了.

  马儿受了惊吓,绕着骑士的尸体转圈,用潮湿肥厚的舌头去舔主人的脸,却不见回复,终于还是走了。

  人倒在旗下,大旗不倒,落日余晖撒下,旗面上泛丝红晕。

  ——————————————————————————

  “停!”

  龙子台勒停了战马,身后的大军听见指令也随之停下。

  扬起了漫天尘土,除了马儿粗重的喘息,其外更是没有一点杂音。

  龙子台下了马,静静的望着眼前的战旗,旗下,是一名骑士的尸体。青涩的脸上写满不甘,仰躺在战旗底下,眼睛瞪圆望着天空。

  朱顺此时也跟了上来,牵着马,走到他后面。

  “将军,这是?”

  龙子台不语,摇摇头,伸手去拔那杆战旗。旗杆插入大地并不深,只能堪堪维持平衡不倒。一使劲就会出来,可是另有一股阻力阻碍了他。龙子台向下看去,骑士的双手正紧握着旗杆,仿佛是临死前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朱顺也看见了,骑士死了很长时间,尸体已经僵硬,除非用刀砍下他的双手,不然谁也不能夺走他这最后的“荣耀”。

  朱顺看见龙子台握住腰上挂着的战刀,几次想要开口,等到龙子台握刀的手放了下去,朱顺也松了口气。

  “他值得这样的荣耀,他是个很好的士兵,说不定可以当将军,可惜还是太年轻了?!?p>  朱顺点点头,行了个军礼。

  龙子台弯下腰,粗糙的双手拂过骑士的脸,替他闭上了怒睁着的眼。

  一缕红带从骑士的头盔下散开,那么妖冶。龙子台抓在手里看了看,递给朱顺。

  “是先锋营的士兵么?”

  “嗯?!敝焖辰庸齑安还庇植凰祷傲?。

  龙子台也知道他想说什么。逃兵是不会带走战旗的,只有残兵才不会放弃。战旗是一个军队的魂,是一种信仰。命可以丢,信仰不能失。

  望见了那个凶手,那只插入骑士喉咙里的箭,箭羽涂上了夕阳的光辉,显得那么刺眼。

  龙子台伸手握住箭杆,拔了出来。箭身长三尺,通体俱黑,是上好的木料,箭柄中部刻着朵祥云图案,祥云图案已经被鲜血染的赤红,箭头薄而硬,薄会使它锋利不可阻挡,硬会让它不会因为薄而轻易折断。

  朱顺的脸色有些白.

  “这……”

  龙子台摸着箭头,上面冷冽的刺感让他有些不安。

  “普天之下这样的手段也没有第二家了?!?p>  “西侯?”

  “不然还能有谁?血祥云的箭从来不会需发?!?p>  “可是……”

  “既然来了就要他来吧?!绷犹ㄅ椎袅耸掷锏募?,箭划过一道弧形,深深的插进脚下的大地,箭尾还在不停的震颤。

  “走了?!迸呐闹焖车募?,龙子台回身上了马。朱顺默然,也跟了上去。

  “等等?!绷犹ㄋ?,朱顺有些不解,望着他?!翱??!敝焖乘匙潘缸诺姆较蚩慈?。只见那箭尾还在不停的震颤,不见削弱,反而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

  “戒备!”

  朱顺大喊,后面的大军纷纷拔出了战刀,警惕的看着周围,渐渐的,感觉到了大地在震动。

  “重骑兵,这是重骑兵??!”

  有老兵觉察到了,说出的话更让战士不安。

  远处,扬起的漫天黄沙如同一头愤怒的蛟龙,涌来的骑兵更像是一道钢铁洪流,黑色的甲胄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来了?!绷犹ㄋ?,朱顺的脸色更白了。

  “重骑兵,战场上的绞肉机器,将军我们还是逃吧?!?p>  龙子台自嘲的笑了笑。

  “我龙子台纵横沙场这么多年,是能逃的了吗?!被胺嬉蛔翱銮?,想逃也逃不走了?!彼闹茉炊汲鱿至松泶┲丶椎钠锉?,前面后面,被包围了。

  “多年不见,龙将军风采依然不减,可喜可贺?!?p>  龙子台望着前面的大军,大军让过一条通道,走出来一人,来人正直中年,身着红色披风,像血一样,跨着白马。

  “老了,还有什么可喜可贺。西侯这是折煞我了,不过西侯不在长阳,到这里又要干什么,怕是要给个交代?!?p>  西侯冷哼一声,指着四周的重骑兵“这,就是我的交代?!?p>  “西侯这是要谋反了?”龙子台握住了腰上的刀。

  “不是谋反,只是夺回属于我的东西?!?p>  “什么东西,大权?或者是为什么狗屁的替天行道!天下不是你家的后花园!”

  西侯不恼,拍拍手“说的不错,天下不是我家的后花园,但也不是赢家的后花园?!?p>  “这是铁了心要逆反了么?”龙子台望着他。

  “我给你个答案?!蔽骱钏底乓话谑?,身后的弓箭手射出的箭雨如同蝗虫过境,龙子台的大军被打的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朱顺提着钢刀斩断一只迎面而来的利箭?!敖?,不行啊,我们的战士都是轻骑兵,他们有弓箭手,还有重骑兵!”

  龙子台夹紧马镫,向前冲去。

  “不行也得行,没有路可以回头。冲!”

  轻骑兵与重骑兵虽然只差一字,可却是天壤之别,轻骑兵的战刀砍在重骑兵身上只能甲胄上留下一道白印,还有火花迸溅,而重骑兵的长枪刺在身上却是致命的伤。

  喊杀震天,鲜血飞溅,残肢断臂,这就是战场的残酷,刚才还能蹦能跳的人,在一瞬间就成了尸体。

  龙子台已经杀红了眼,身上的盔甲染着血,他用长刀砍过敌人的脖颈,鲜血如同一道红色喷泉,头被冲走,只剩下了无头的尸体从马上坠落。

  “将军,走!”朱顺也杀了过来,身后只有寥寥几骑,大军一瞬间就只剩下这么点了么?

  “走!”龙子台说,剩下的几骑护卫着他冲向骑兵守卫最薄弱的地方。

  一路血驰,龙子台冲在最前面。

  血染了平原。

  “龙将军这是要去哪???”西侯嘲讽的说。龙子台举着刀,刀映着日影,身后只剩下了朱顺一人,却也是苟延残喘,一只箭射在他的胸膛。

  “狗日的屁!看老子不杀了你!”说着挣扎站了起来。

  龙子台望着身后,身后是一条大河,河水汹涌,过不去了,这里就是我的归宿么。想着,不由得大笑了起来,狂笑声不绝。朱顺回头。

  “将军,我送你一程?!绷犹ň?,可是来不及,朱顺一刀砍在龙子台跨下的战马,马儿受痛,一股脑向前奔去,也不管那什么大河了。

  西侯皱眉,身旁的弓箭手明白了意思,举起弓箭射出只箭。

  “噗”的射进了马腿,马儿跑到河边本欲越过,受了伤脚下不稳一下子跌了下去,龙子台也随着跌了下去。河水急湍,龙子台只能再望一眼朱顺,那个血性方刚的汉子,张口只说了一个字,便被河水淹没。

  “朱…………”

  朱顺低着头。

  “将军,再见啦!”说着拧头一刀插进了胸口,指着西侯与那些骑士。

  “老子死,也要死的像个爷们,要是死在你们这些崽孙子手上,那才憋屈?!?p>  西侯望着他冷笑,“你是个爷们,不过我不是?!弊碜吡?,大军跟着他也撤了,朱顺看见的是一片背影重重。

  他开始无畏的狂笑,粗犷的脸上笑出了泪,眼神却慢慢暗淡下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字体: 字号:
甘肃快3网站